追思教泽忆情怀:樊凡教授追思会在学院举行

本文章(新闻)来自:SJC 发布时间:2017-04-21 17:03:36

一位老师的离世,引来四面八方校友的追忆,再次展现了纯洁而美好的师生情感世界。

2017年2月16日,武汉大学新闻教育的开拓者樊凡教授因病在美国旧金山逝世,第二天,武汉大学微信公众号发表题为“清泉心上流”的悼念文,浏览量很快超过13000次,校友们纷纷留言,“痛失良师箴言常在耳,深铭大义益教再求谁”、“爱生如子、甘做人梯的好老师”、“淳淳朴实,清流入心”,“春天来了,恩师走了,期待中的九十岁、百岁寿宴成了永久的怀想”。

4月16日,樊凡教授归葬武汉石门峰,弟子们从百忙中赶来为老师送行,排队向老师致敬,然后回到新闻与传播学院参加樊凡教授追思会。

追思会在悠扬的小提琴声中开始,会议室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樊凡先生生前与家人和学生的合影,照片里的樊先生总是带着敦厚而亲切的笑容,和蔼地望着学生,仿佛仍有未尽的教诲。樊凡先生的弟子单波教授带领大家回顾老师84年的人生旅程,讲述屏幕上每张照片背后的故事,细数樊老师六十年教学、科研生涯的点点滴滴。

强月新院长和吴爱军书记代表学院领导追思了樊凡先生生前对新闻学院工作的支持和关爱。强月新教授指出,樊凡先生给他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不遗余力地培养学生,这是一般老师难以企及的。即使在退休后,樊凡先生仍然关心学院的教学工作,他主动担任学校的教学督导,每年都会旁听青年教师的授课,并且提出详细的授课意见。樊先生每年听课后,还会提出对学院教学工作的看法,提交给学院的本科生教学办公室,帮助学院提高育人质量。

吴爱军书记对樊凡先生的教育精神也表示了由衷的感佩,他回忆樊先生每次对教学工作都抓得很细,几个小时的教学竞赛从头坐到尾,对每位青年教师的讲课风格都进行详细的点评,非常关心青年教师的成长,并将教学情况向学院反馈。从2013年武大新闻与传播学院30周年院庆起,樊先生为了总结武汉大学新闻教育的办学经验,奔赴全国各地访谈校友,亲手写下很长的调研文章,旨在从中了解新闻业的新近发展动向,针对性地培养优秀新闻人才。

强月新院长和吴爱军书记都表示,学院将认真总结樊凡先生多年来的新闻教育思想,提炼出宝贵的新闻教育经验,把武汉大学的新闻教育办得更好,也希望各位校友继续关心学院的发展。而夏倩芳、纪莉、肖珺等老师更多地回忆樊老师带给她们的温暖,以及那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怀想。

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樊凡先生的弟子们深情地追忆了跟随樊凡先生受教的经历,诉说对老师的感念之情。《人民日报》浙江分社社长王慧敏说自己五点钟起来,步行绕珞珈山转了一圈,特意回到樊老师生前住的楼下睹物思人。王慧敏结合自己多年来的新闻从业经验,感叹樊老师新闻教育思想的睿智,认为樊老师把教书育人的责任落到了实处。樊凡先生当年要求学生既要勤于写作,定期撰写观察日记,又要广泛读书,补充自己的学养,这些理念都被王慧敏应用到对年轻记者的训练中,将樊老师的教诲传承到下一代新闻人身上。南京大学教授王辉、锦绣麒麟传媒有限公司执行长毕竟用简短的话语表达着怀念:“我感激樊老师教我做人,让我懂得要做有情怀的人,失去情怀,人会活得很没有意思”。

《南方日报》记者熊萍回忆自己当年第一次上课时就被樊老师人格魅力所吸引,熬夜一口气读完了樊老师厚厚的论文稿,深受启发和触动,“仿佛在自己的内心中点燃了一颗核弹”,第二天就央求樊老师将自己收入门下。那是熊萍第一次走珞珈山中的小路到樊老师家,此后她在这条路上走了无数次,也与樊先生结下了一生的师生缘分。

《中国妇女报》记者罗文胜在怀念樊凡先生的师生情时,不禁潸然泪下。罗文胜说自己是樊先生第一位从本科直接招上来的学生,社会阅历不够,在进行新闻实践时感到很吃力。但是樊先生并未因此责怪她,而是反复加以引导、帮助,很多教诲让自己一生受益。罗文胜说,四年前为樊凡先生庆祝八十寿辰时,老师身体硬朗,精神矍铄,当时都盼望着能继续为老师庆祝九十岁乃至百岁寿辰。没想到樊先生溘然长逝,为弟子们留下了无尽的遗憾。

王立新则追溯了八十年代末期与樊先生相识的经过。那时学生运动风头正盛,刚刚从历史系毕业的刘剑君,多亏樊凡先生及时的引导才没有犯下原则性错误,得以保留研究生资格,“在人生的重大转折口上,是樊老师保护了我”,樊老师对学生的关爱与保护,也让他终生难忘。

《经济日报》记者瞿长福在回忆恩师时感叹:“导师不仅是导师,更是生活中的父亲”。他记得有一年去西班牙马德里出差,当时樊凡先生身在美国,两人通电话时樊先生反复提醒西班牙近期治安不好,出门一定要注意安全,让人到中年的自己感念不已。

樊凡先生的儿子樊冲代表家属感谢学院老师以及各位师兄师姐赶来参加父亲的追思会。樊冲回忆道,父亲从小教育子女要成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父亲还经常吟诵苏轼的名句“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都体现出父亲旷达的胸襟和积极的生活理念。

山高水长有时尽,唯我师恩日月长。三月的珞珈,春雨绵绵,寄意哀思。校友们纷纷表示,今后将以不同的形式纪念樊老师,像他那样做人做事,留住珞珈山这颗美丽心灵。(张洋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