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记者谈话录 | 田巧萍:专业的力量:疫情报道中的科学与常识

本文章(新闻)来自:SJC 发布时间:2020-09-23 16:54:51

2020年9月19日下午,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长江日报报业集团高级记者田巧萍应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邀请,与武汉大学师生分享了她在新闻从业、尤其是疫情报道中的经验与感悟。

田巧萍,1963年10月出生于武汉,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1992年进入武汉晚报工作,在新闻战线躬耕近30年,曾两次获得中国新闻奖。曾获得武汉市五一劳动奖章、省市三八红旗手等荣誉,享受武汉市政府专项津贴。她在疫情期间深入一线,发现重大典型——“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和重大事件,采写的《最早上报疫情的她,怎样这种发现不一样的肺炎》引发全国关注,被写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

9月8日,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田巧萍是受表彰的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之一。

 

图1:田巧萍老师在讲座现场

说明:原讲座标题为《专业的力量:疫情报道中的科学与知识》,后演讲人调整为“常识”

“我下个月就满57岁了,到了该退休的年龄,投身疫情报道,使我达到人生的巅峰,实现新闻的最高理想。”回望武汉疫情暴发和战疫的种种,田巧萍说,“在危急关头,只想着能够立足本职为武汉出点力。”

在疫情暴发初期的“至暗时刻”,不善驾驶的她,开着车在已封城的武汉跑了近3000公里,奔走于武汉各医院、社区、方舱、隔离点……面对着来势汹汹的疫情、各种谣言和采访的限制,她总是追问: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如何以科学的报道和对抗疫中人性光辉的展示消除恐慌,给人以知识、勇气和信心?她以自己的疫情报道为例,向在座的师生分享了她的经验和感悟。

作品一:《最早上报疫情的她,怎样发现这种不一样的肺炎》

 
图2:《长江日报》2020年2月2日第3版报道 

 
图3:《最早上报疫情的她,怎样发现这种不一样的肺炎》,图片来源:长江日报-长江网http://www.cjrbapp.cjn.cn/p/156527.html

该报道最先发掘了“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医生,继而引发全国关注。说起该报道起因,田巧萍讲到,这首先源于当时对疫情“吹哨人”的疑惑:从作用上来看,通过传染病监测系统上报,进而向政府和公众预警,才算构成“吹哨”。于是,田巧萍决定探究,到底是谁第一个上报了疫情?在赴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采访时,她偶然听说医院的张继先主任因为及时上报情况,曾受到卫生系统的内部表扬,新闻嗅觉敏感的她决定去采访张继先。

但采访的过程并不顺利,田巧萍一直在“等通知”。那段时间,张继先总在紧张忙碌地救治病人,很难腾出时间,还有一次,张主任在病房崩溃大哭,情绪状态无法面对记者。直到1月30日中午,田巧萍突然接到电话:“快来,张主任现在有一点时间,快来!”她马上放下炒了一半的菜,骑上单车赶到医院。在采访中,张继先讲述了发现疫情的经过。

张继先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2019年12月26日,张继先分别接诊了4位病人,其中有一家三口,另一位是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4个人症状一样,肺部CT片全部显示出病毒性肺炎样改变,常规病原学检测全部是阴性,常规治疗病毒性肺炎的手段全部无效。12月27日,张继先把这4个人的情况向医院作了汇报,医院立即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江汉区疾控中心来了人,也为这些病人做了常规病原学的检查,但没有查出什么来,当时只好不了了之。

12月28、29日两天,门诊又陆陆续续收治了3位同样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这一下就有7个一样的病人了。张继先心急如焚,立即又向医院进行了报告,并建议医院召开了多部门会诊。最后会诊专家们一致认为,这种情况确实不正常,要引起高度重视。医院立即决定:直接向省、市卫健委的疾控处报告。12月29日是星期天,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接到报告后快速反应,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江汉区疾控中心和金银潭医院的专家,来到医院,开始流行病学调查。就这样,张继先上报成功,拉响了警报。她在接受参访的时候曾说:“我们现在感觉自己做对了!”

田巧萍在复盘整个采访和报道过程时说,在采访张继先后,其实有很多新闻点可选择,比如:医护人员感染、病人死亡率高、医疗物资短缺等内容,不用说,这些选题在当时都会成为爆款。但作为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对这片土地和人民有深厚感情的武汉人,她首先想到的是,如何用手中的笔“救救”武汉。当时武汉地区的舆论极为混乱,针对武汉的报道铺天盖地的都是负面消息,经验和直觉告诉田巧萍,上报疫情这个内容和角度也许能改变当时的混乱状况。

但仅仅通过上面的采访就能确定张继先医生是“最早上报”的第一人吗?为此,田巧萍多方求证。她总结道,判断是否为“第一人”,需要从法律层面、业务流程、权威部门认定和信源互证等多个角度确认。比如,我国的《传染病防治法》规定,每个临床医生都有上报可疑传染病的义务,张继先率先履行了这一义务;上报后,医疗系统内部会展开流调、病人转院、官方发文等系列工作,整个过程必须是科学基础之上的完整的证据链。通过层层调查,田巧萍确认,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最早上报疫情,并给政府及早监测疫情争取了时间。

这篇详实、扎实的调查报道,将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和张继先医生所做出的历史贡献载入史册。张继先发现并上报疫情的日子,成为中国抗疫时间轴的起点,后被写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

作为一名医疗战线的记者,田巧萍一再强调科学的重要性,尊重科学、尊重事实是她新闻报道的一贯准则。


作品二:《“请相信我们,听从我们的医嘱!我们一起来抗击”》

 
图4:《长江日报》1月24日第6版报道

 
图5:《“请相信我们,听从我们的医嘱!我们一起来抗击”》,图片来源:长江日报-长江网http://www.cjrbapp.cjn.cn/wuhan/p/152952.html

在1月初,武汉疫情进入社区大暴发阶段,各医院发生严重的医疗资源挤兑。田巧萍经过向专业人士确认,一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可以对病人进行初步筛选,从而可以分流病人,减少医疗挤兑,二是社区医生可以将轻症的居家隔离病人管理起来。

居家隔离是一种传染病防控的有效手段,正确的居家隔离可以有效管理轻症患者,减少大量病人涌向医院,缓解医疗资源挤兑问题。如何破解这一难题呢?深入医院采访的过程中,田巧萍挖掘到了一个好医生和他的好办法。当时,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急诊科主任孙国兵每天拿着小喇叭在医院门诊劝导轻症病人,采取正确的居家隔离办法,不要来挤医院门诊。在他和同事们还对居家隔离的病人进行电话随访和指导,这一办法既减轻了医院收治压力,也避免在医院交叉感染。

田巧萍为自己的采访发现激动不已,一直在一线的她太了解这一方法的重要价值。彼时的武汉,由于缺乏专业医生为社区居民做必要的专业指导,以至于一些轻症病人,包括无法入院的病人,要么只是待在家里,而没有采取一人一屋、避免接触等措施,导致了家庭内感染,要么无助地涌向医院,导致了院内感染。田巧萍迅速写出了这篇报道,为当时武汉市展开居家隔离的治疗和管理奠定了一定的舆论基础。该文发出后,点击量达千万。

用社会学的方法做新闻,要不断地用科学的精神去质疑

新冠肺炎病毒是从哪里来的?什么时候突破动物到人的界限?作为医疗战线的资深记者,田巧萍认为“仍然是谜!”谜团未解,田巧萍还在继续调查。

“其实,我还有一篇未发出的报道,关于华南海鲜市场的再调查”。田巧萍在分享中展示了她的第三篇作品,也是一篇尚未面向大众公开的作品。武汉的流行病学调查一直盯着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那么市场里面究竟“藏着”什么呢?田巧萍对华南海鲜市场进行再调查。

一个惊人的发现是,华南海鲜市场十个野生动物经营户涉及的76人,无一人感染。田巧萍越深入,困惑越多,“比如,直接断定病毒从市场里竹鼠、蛇身上来,这个是不是太草率?”她的采访表明,市场售卖的其实是驯化的第二、三代野生动物,而非原生态的野生动物。这样的细节和疑问还有不少。

“回忆我自己受教育的过程,我觉得,我应该是用社会学的方法做新闻。” 田巧萍说自己做新闻,很多时候是豁出去的,她总在不断追问,不断搜集线索:“为什么呢?真相到底是什么?”她在跟师生们交流的时候反复强调,不能被证实的东西是绝对不能放在新闻报道中的,否则“实际上是在埋雷”,“我们有很多的原则必须坚守,要用科学的精神去质疑,我们要尊重证据,尊重科学。”

 
图6:田巧萍老师与武汉大学师生交流

现场学生的提问聚焦传统媒体与市场化媒体在疫情报道中的关系。田巧萍直率地回答,市场化媒体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但他们确实有需要自我反思的地方,比如,如何在新闻报道中更好地实现对生命的敬畏。 

田巧萍深情地说:“在疫情报道中,我首先是武汉人,然后是记者。我不能写武汉人的凄惨,我告诉自己,要突破自己的极限去救武汉人、救武汉,我想要表达武汉人向前的力量。”科学应该是每篇疫情报道的灵魂,田巧萍希望自己能从四个方面来追赶病毒的脚步,这包括病毒溯源、科学研究、病人救治和疫苗开发。“我们要脱离互相指责,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人类应该共同去抗击”, “我想去寻找科学的力量的和人性的光辉,寻找并报道武汉抗疫中的精神力量。”

 
图7:讲座结束后,听众们仍然热情地田巧萍老师交流

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单波教授、副主任肖珺教授和研究员吴世文副教授参加本次活动。肖珺分享了自己的学习感受。她说,这是一次非常珍贵的口述史,如果从中国新闻史的角度看,田巧萍老师对张继先的报道具有重要价值。田老师是一位专业记者,一直深耕医疗和卫生领域,正是她的专业性,让她在疫情初期的“至暗时刻”挖到了张继先等系列人物。此外,她始终尊重科学、尊重事实,为此不断抗争,这股为了真相而不断拼搏的精神让人动容。讲座结束后,现场听众久久不愿离开,田巧萍很真诚地跟他们分享自己对记者角色的理解,她说疫情尚未结束,记者仍然要坚守对科学和真相的传播。

(通讯员:李龙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