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厄姆·默多克:智能机器时代的生活

本文章(新闻)来自:SJC 发布时间:2020-06-04 08:23:10

5月27日下午,英国拉夫堡大学文化与经济学教授格雷厄姆·默多克(Graham Murdock,以下简称默多克)受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的邀请,举办了题为“智能机器时代的生活”(Life in the Age of Smart Machines)的网上学术讲座(中国传播创新论坛2020·云端对话)。默多克教授围绕是谁在控制这些新技术?新技术对谁有利?其如何影响未来的工作?这三个问题分享了他的思考与发现。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助理教授章戈浩作为为本次讲座的主要对话人同默多克教授进行了交流。本次活动由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张春雨老师主持。

默多克教授认为,现今普遍存在两种看待技术的基本方式。一种是在公共话语中流行的,为高科技公司所推崇的理念——技术是推动变革并改善生活的动力。另一种则是从盛行的社会关系结构及权力关系出发,探讨谁有权力决定采取什么理念,以及如何使用技术。此次讲座围绕第二种思路进行探讨。

谁在控制新技术?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中写道:“大自然不会造机器,造机车,造铁路,造电报……它们是物化的知识力量。”“大工业已经到了一个阶段,科学被用来服务于资本,发明继而变成了一种商业。”科学成为了商业的延伸,对商业有用的发明会被采用。默多克教授列举了2019年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公司的排名表,微软、苹果和亚马逊等互联网数字公司名列前茅。默多克教授认为,由于新自由主义制度和监管的取消,这些公司几乎可以在毫无监管的情况下扩张,正是他们的意向将决定了新技术投入生产的应用领域。疫情的流行使这些公司更加强大,更多的人在居家隔离期间为它们的服务所吸引。

新技术对谁有利呢?新技术的收益是被开发技术的大公司垄断,还是为公共资源提供资助,这是一个分配问题。霍金曾提出:“如果机器所产生的财富被公平分配,每一个人都可以过上一种奢侈的闲暇生活。然而,如果机器的主人不愿意这样做,大多数人将变得穷困潦倒。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后者的可能性要大一些,科技的发展在扩大贫富差异的鸿沟。”默多克教授对此表示同意,并认为大型科技公司的税率在不断下降,科技公司垄断了新技术产生的收益。

当机器取代了劳动力,由此导致了两个基本问题。首先是人们的基本物质保障可能难以满足,默多克教授认为这或许可以通过提供全民基本收入来尽可能地保证个人的体面生活。更重要的是心理问题,对许多人来说,工作是个体社会尊严的重要来源,由此,失业带来的影响难以估量。马克思对这一问题的看法颇具乐观色彩,他认为:“社会每一个成员都有大量的可支配时间,为个人全部生产力的发展提供了空间……所有人的可支配时间都会增长。因为真正的财富是所有个体发展起来的生产力。”基于此,默多克教授提出,未来在智能机器时代生活的一大挑战是如何组织社会,如何才能既为人们提供必要的经济基础,同时使其感到自身的尊严和社会价值。在过去几个月,不少国家和地区都出现了个体自发行动、团结互助的事例。这也启发我们,也许将来可以有机会建立这样一个社会,在那里人们通过对社会的贡献来获得自我意识和价值感,而非通过工作。

随后,默多克教授与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助理教授章戈浩就“新物质主义”“人工智能应用”等话题进行了更深入的讨论。现场观众积极提问,与默多克教授进行了热烈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