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厄姆·默多克:末日警钟:传媒与气候危机

本文章(新闻)来自:SJC 发布时间:2020-06-04 08:22:08

5月26日下午,英国拉夫堡大学文化与经济学教授格雷厄姆·默多克(Graham Murdock,以下简称默多克)受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的邀请,举办了题为“末日警钟:传媒与气候危机”(Minutes to Midnigt : Communications and Climate Crisis)的网上学术讲座(中国传播创新论坛2020·云端对话)。默多克教授围绕“我们是否到了一个危急关头?传媒机构的社会经济组织如何促成了这个危机?我们应该怎么做?”这三个问题分享了他的思考与发现。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助理教授章戈浩作为本次讲座的主要对话人同默多克教授进行了交流。本次活动由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肖珺主持。

默多克教授从“末日警钟”的故事谈起。在广岛、长崎被摧毁之后,一部分参与创造原子弹的科学家开始反思,要求政府停止使用原子弹。为此,他们提出了在基督教神学中具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末日”概念并创造了“末日警钟”。其中,分针的走向指示着人类在核对抗方面的脆弱平衡,指针的摆动取决于国际关系的演变发展。近年,气候危机的加速促使科学家将环境因素纳入到影响分针走向的计算之中。人类为地球变暖所付出的代价愈来愈大。因此,“末日/午夜”的降临不仅取决于核对抗关系,也取决于气候危机的发展演变。

从19世纪中叶开始,全球气温急剧上升。为什么会发生在这个时候呢?默多克教授提出,在19世纪中叶,世界正从人类世发展到资本主义时代,即对环境的干预从以人为主变成以资本为主。1980年之后,气温上升的趋势尤其明显。默多克教授认为,这里涉及三个关键变化。首先,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在加速,新兴经济体以煤炭为主要能源,私人汽车拥有量大幅增加。其次,20世纪70年代中期,一些成熟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经历了资本主义的结构性危机。为了重新组织人们的消费习惯以及恢复盈利,新自由主义采取了一系列新的策略和措施,导致制度发生整体变化。最后,迅猛发展的数字媒体,由广告为其提供资金,被宣传为社交生活组织以及个人身份投射不可或缺的要素。数字技术成了环境恶化和气候变化的主要因素。它是一般消费升级的主要推动力,也是稀缺资源消耗、能源使用以及垃圾制造的基础设施及装置的集合。材料、生产和装配、成品运输等环节都不可避免地影响到环境。此外,数据存储所消耗的能量缩短了置换周期,提升了可弃性,造成越来越多的浪费(设备及包装)。

基于此,默多克教授进一步阐述了代际正义与地域正义。我们的后代有权利要求今天的人们做些什么来保护环境,造成二氧化碳大量排放的国家也有责任帮助受到严重负面影响的贫穷国家。默多克教授认为不应把自然世界看成是可以无限使用的资源,而应将其当成需要我们保护的脆弱系统。为阻止环境进一步恶化,他引述了经济学家凯特·雷沃思的“甜甜圈”理论。即我们需要设计出一种经济体系,其形状类似于丝束,在外缘有一系列不可跨越的自然边界,人类提出的任何政策,都必须考虑到其组成部分的环境影响。同时需要注意“甜甜圈”的内环,保证那些让人类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所必需的资源,这也需要考虑到对地球的影响。

随后,默多克教授与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章戈浩教授就“人类世与资本世”“碳资本主义”“数字互助”等话题进行了更深入的讨论。现场观众积极提问,与默多克教授进行了热烈交流。